非常温暖扎实的战争苦难片,切入点噱头做的十足,用死神的视角来叙述一段平凡的生活,几段死神的独白来的相当空灵,给残酷的故事带上点奇幻的色彩,也算变相的稀释一点悲苦吧。整个故事的设计非常简朴,实际上除了最后的突然转折,一直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只是简单的讲述战争期间一个小孤女的故事,而且也没有为了悲惨而悲惨,算是大环境越来越差,但小环境越来越好的渐进,一家人从最开始的隔阂到逐渐被彼此的感情化解,再加上金发帅小哥的各种卖萌,其实看起来温暖的成分远多过悲苦,倒不必担心看了太虐心。不过这种片的问题就是有点太过平淡了,说实话中段随便跳过个十多分钟完全不影响理解,没有什么故事性的话观影乐趣有点催眠。当然这种片必须平实可信,一旦带出传奇性也就没法看了。片中确实有几个让人过目不忘的段落,记忆最深的是迫害犹太人的时候,男主人出来说了句公道话,结果被问了名字,一下人就垮下来了,那段表演真是太出彩了,虽然没有什么血腥暴力的场景,但那种恐怖的气氛被渲染的十足。比起大人的戏,这片反倒是作为题目的偷书有点内涵不足,而且跟战争背景的关系不算太大,起码我觉得属于不好看的部分。总之很细腻的反战平民故事,有耐心的话,还是能看出很多感动的。

阿西朵是个死神,可是她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

在她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抱怨过“哪有这样的死神啊,我死之前看电视上的死神都是拿着镰刀穿着黑衣一副很酷的样子,别人看见他都会很害怕,可是为毛我却是这个样子的?”

阿西朵是个死神,一点也不酷一点也不可怕的死神,虽然她坚持要穿黑衣,可是因为身高和眼神的原因看上去更偏向萌而不是可怖,鼻梁上的小雀斑甚至还会因为说话或者大笑而微微跳动。

除了没有影子,除了已经死去,她看上去跟所有这个年龄的姑娘一样,活泼可爱而又青春靓丽。

阿西朵的任务是收集悲伤,死神长老发给她一个罐子,直到罐子被填满阿西朵就可以告别这份工作然后选择转行去干自己想要做的真正的死神的工作。

比起收割悲伤来讲,阿西朵其实更喜欢收割生命。

不是因为她残忍,而是对于临死的人来讲,收集悲伤真是比收割生命来的艰难很多倍。艰难到有时候那个人还没有死阿西朵就坐在窗口摇着腿等着,晚一点的话灵魂喝了孟婆婆的汤悲伤就消散了,早一点的话魂魄意志力还未散一定会紧紧的抓着悲伤不放。以至于很多时候阿西朵的工作更像一个贼,在垂死的人意志昏昏的时候潜入他的意识,然后将悲伤一把偷出来塞进自己从不离身的罐子。

阿西朵觉得奇怪,为什么临死的人总是抱着悲伤不放呢?她甚至想不起来自己肉身死去的前一刻曾经在想什么了。

她曾经好奇的打开罐子去读里面悲伤的故事。

有些人的悲伤来自于金钱,没有挣够足够的钱而不能延长哪怕再一天自己的生命。

有些人的悲伤来自于爱情,要跟最爱的人阴阳永隔。

最多的悲伤来自于悔恨,后悔自己没有认真享受这短暂人生,后悔自己没有好好陪伴爱的人,后悔自己没有挽留住曾经最爱的人。

而这些带着悔恨的悲伤,是最难收集的。因为无法言说所以藏得更深,几乎生了根似的扎在将死的人心中,以至于阿西朵每次拔掉这些悲伤都累的说不出话。

她干了这一行很久,怀里的罐子填满一大半可是看上去好像永远不会满,于是她更加努力的工作,像一只猎犬一样搜捕那些临死的悲伤的气息。

有一天阿西朵起床的时候忽然有了感应,于是她飞一般的跑向悲伤的来源地,可是这城市的雾霾今天真是太严重,导致她不小心迷失了方向绕了很长一段路。

她跑进去的时候几乎产生了错觉,白色的房间安静的好像没有人存在过一样,没有哭喊没有说话的声音甚至没有心电图停止以后发出的苍凉而又绝望的尖叫,只有弥漫着的消毒水味说明她没有走错。她看向床上,上面躺着的人呼吸微弱的几不可见,脸色也白的接近于床单。她安心的坐在窗口“啊还好,看来还赶得上”

她从清晨等到这个城市暮色四合,床上的人几次似乎都走进了死亡的殿堂,可是意志力却出奇的顽强,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悲伤不放。几个回合之后阿西朵气喘吁吁忍不住抱怨。

“喂,你这个家伙,到底死了没啊?”

“我想…还没有…”

阿西朵吓了一跳,她干这行这么多年还没有跟人对过话,她知道自己可以被看见,可是毕竟对于临死的人,能抽出力气或者时间跟她说话的都不多。

“你…是这个城市的死神么”有气无力的语气

“算是吧,可是我只负责收集悲伤而已。”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好像床上那个人忽然微笑了一下,而那笑容微薄的好像绢花,即便淋透了风雨依然柔软。

“既然…不能带走我的生命的话…陪我聊聊天吧”

阿西朵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感到羞耻,作为死神不仅不能让人产生恐惧,现在还要沦落成陪聊。可这个人身上的悲伤太过诱人,让她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于是她一边为自己不耻一边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好吧,你想聊什么”

他们聊了阿西朵的职业阿西朵的吐槽和阿西朵的梦想。

威尼斯官方网站,真的是很会聊天的人啊

天又亮了,阿西朵猛地跳起来“哎呀我居然这一天都没有工作”

“你…明天还会再来么”

“阿西朵没好气“再来干什么,反正你这样子又死不了,我的罐子装不满就不能转行了”

“可是我…说不定明天就会死了…”还像是配合一样微微咳嗽两声“得不到我的悲伤…不可惜吗?况且…我一个人…很孤单呢”

阿西朵的手指绞了又绞,“好吧,那我明天还来”

这一来就是很多天,那个人明明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却每天都撑着不死。大多数时候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抛出一个问题,然后微闭着眼睛听阿西朵回答。有时他会要求阿西朵给他讲收集来的悲伤故事,虽然阿西朵讲的眉飞色舞,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质问过“为什么你对别人的悲伤这样幸灾乐祸”这样的话。

他应该是懂得,阿西朵是个死神,偷悲伤的死神,一个不懂得悲伤的死神。

精神不济的时候偶尔会在她的回答中昏昏睡去。有时阿西朵看着他昏睡的脸,竟然会莫名其妙的有一点凉凉的感觉,那感觉像是一颗放在心里的薄荷糖,看着它融化,凉意一点点渗透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这种感觉,明明从来没有过吧。她想

而手中的罐子里的悲伤,也没有升高一点点。

终于有一天,阿西朵忍不住,“喂,我明天可能就不能来了。毕竟,我还是要工作的嘛,我如果顺利完成任务了一定会尽量来见你。你可千万要好好活着等我哦”

说完她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径直从窗口跳了下去。

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个残忍自私的死神吧。就连对着快要死的人,都不愿意花时间陪伴。

可是阿西朵却觉得,比起等着偷他的悲伤,其实自己更想要让他活下去。每天安安心心的养神,而不是努力的打起精神听她说话。

即使罐子不会那么快被填满,那就怎么样呢

死神的时间本来就是永恒的啊,阿西朵抱着罐子默默的想。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于是每天深夜的时候会偷偷去看他一眼

看他微弱如蚊翼一般的呼吸,确定他还好好的活着

直到有一天她正在吃晚饭,忽然像感觉到什么一样心中一凉。那凉意来的深重又莫名其妙,弄的她的鼻子酸酸的,阿西朵抬起头看了看天“这些天空气质量又更加不好了啊”

晚上刚走到窗外她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电流散进了空气中,又危险又绝望的味道。她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你..终于来了…”那个人努力绽出一个微笑“再不来的话…恐怕…我就等不到你了”

阿西朵没有说话,低着头慢慢走向他的床边

她是个死神,她看得见他的元魂已经稀薄的近乎透明,透明的快要脱离肉身一样。

“阿西朵…多谢你…一直以来给我讲的故事…今天…我也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从前有一个女孩子,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被医生断定活不过10岁。于是在一岁的时候被亲生父母抛弃,不是被送给了别人,不是被放了奶粉和身份铭牌的遗弃,而是被恶狠狠的闷在行李箱,然后被锁紧火车站大厅的洗手间里。

所幸的是她却得救,不幸的是她却得救

她被送进了一所孤儿院,却因为年龄小个子低而被欺负,那个女孩子每天都在祷告,却依然不能逃脱每天被欺辱的现实, 院长猥琐的眼神和下流的手势。

预言之神仿佛在她的身上失了灵,她并没有在10岁的时候死去,而是在泥泞中摸爬滚打着长大然后离开孤儿院。

然后她遇到一个人

仿佛是有记忆的成长以来唯一的一缕阳光

是她冰冷残酷生命中唯一温柔的诗意

后来他们一起加入了登山队

她在登顶的时候不小心脚一滑踩空,而身上的绳索连着的,恰恰是那个人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抬手割断了自己身上的绳索,他从来不知道,她的袖子里藏着这么锋利的匕首,而一向温柔沉默的她,居然在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可以这样的果断决绝。

然后那个女孩就死了。而他活了下去。
因为她飞快割断绳索而得救,毫发无伤的活下去的人。

每个人临死的时候都会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回到父母的过去,如果有的人觉得自己的一生太过悲惨,可以选择阻碍父母的相遇或相爱,同时抹杀自己存在的可能。还有一种人因不满于自己的现状而试图改变过去,比如告诉当年的父母一定要投资房地产或者在08年脱手所有的股票等。可是这样一来也是有风险,对过去任何未知的改变可能都会影响到现实的存在。只有不愿意做出任何改变的人才能从鬼门关门口或者回来。

“阿西朵…我一直都想要问问你…为什么…要放弃活下去…放弃我?”

她从来不曾回忆,自从当了死神以后,生前的记忆好像是被格式化一样,而她也从不曾去想,可这句话好像是带了魔力一般,她随着这句话思考的时候,那些片段一开始像是候鸟慢慢飞回来,而后像细雨,最后居然像潮水一样浓烈。

因为回到过去看到当年的父母迫不得已要成婚,在许多年前就埋下了破碎的种子。

因为之前的生活都太悲苦,悲苦到她没有勇气再想一次。

因为生命中的温暖太微弱,微弱到会怕这烛光熄灭后更多的黑暗,所以索性放弃。

她低着头没有说话,终于明白了心中那种莫名其妙的深重凉意是什么

原来都是她自己的悲伤啊

因为放弃而感到悲伤,却因为背负的悲伤太沉重而撑不住要放弃,无休止的内疚与痛苦的循环。

是懦弱的她不敢面对的自己的悲伤,让她不能转世,不能前行。

原来他苦苦等待和苦苦挣扎,不过为了唤醒她的记忆和勇气。他的悲伤原本就因她的不幸。

阿西朵的眼泪一滴滴的落进罐子里。

“阿西朵…你哭什么…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你不开心吗?”

她看见他身上慢慢散发出白光,耀眼的如同黑夜的太阳一般。而她的周身在罐子填满的一瞬间也在逐渐发亮。

阿西朵

我说过无论如何都会跟你在一起的

我们来世再见的时候

你要记得我

还有,要勇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