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了,今天终于在硬盘的角落把《美丽心灵》翻出来了。上半集是压在MINI里看的,而且是经济模型的课上看的。电影刚开始没有多久,纳什久说了句“上课让人变得迟钝”,顿时我觉得有充足的理由不听课了。
 
刚进学校的时候,B老师就给我推荐了这个电影,无奈当时对博弈无甚兴趣,顺带不怎么了解这个人。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强迫的啊……
 
刚开始觉得挺好笑,怎么纳什的动态管理学的论文是源自被美女拒绝?之后,他一路逍遥,为五角大楼破译军事密码,关于苏联的氢弹威胁等等,我越看越像反恐24了,越来越疑惑怎么传说中的经济学家的职业居然是密码破译家,似乎和经济学没有多大关系。看到这里,除了比反恐的剧情柔和一些,其它都让我忘了是再看一个经济学大师。帕挈、查尔斯、玛西、俄国间谍、割腕找晶片……看了一半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他的幻觉。我又被忽悠了一大次,不过更确信我关于天才都是疯子的观点。
 
整个影片的缺憾就是没有清楚的告诉人们,纳什究竟是凭什么拿到诺奖的。总觉得诺奖似乎来的很容易,倒是他战胜精神分裂的生活让人感慨,包括他领奖时的感言都是爱的宣言。当然这不能不说到艾丽莎。我不知道为甚美丽心灵只出现了纳什的一个老婆—艾丽莎。之前,纳什有一个虽然离婚但是很loyal的wife来照顾他的,他生病的时候,还有他的妹妹来照顾他,影片里面都没有出现的。不过,捡重点的来说呢,艾丽莎确实很让人钦佩,那么漂亮的美女就跟着一个总是自言自语,总是活在一个秘密身份下,差点淹死自己的儿子的人,不能得到关心,不能得到安慰,甚至因为药物不能过正常生活,一个女人真的很艰难的。治疗时,身上插那么毒品管子,手脚捆住,浑身发抖,纳什眼里的泪水让人看得好绝望。药物治疗后的的纳什越来越像痴呆症,我都开始怀疑这还是那个天才吗?
威尼斯官方网站, 
不过,纳什的诺奖是因为27岁那年的论文,当时老师拿着论文就告诉一直想要原创的他,这是推翻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存在了150年的理论。不过老师也说了,就凭这个他可以去任何学校。。╮(╯▽╰)╭,天才还是天才,还真不是疯子。
 
不管美丽心灵是说纳什还是艾丽莎,记得纳什说的“做大事要花大代价”,工作也好,爱情也好,都一样吧。

《美丽心灵》是一部关于一个真实天才的极富人性的剧情片。英俊而又十分古怪的纳什早年就作出了惊人的数学发现,开始享有国际声誉。但纳什出众的直觉受到了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困扰,使他向学术上最高层次进军的辉煌历程发生了巨大改变。面对这个曾经击毁了许多人的挑战,纳什在深爱着的妻子艾丽西亚(Alicia)的相助下,毫不畏惧,顽强抗争。经过了几十年的艰难努力,他终于战胜了这个不幸,并于1994年获得诺贝尔奖。
在整个影片中,纳什出现的几个幻觉形象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说非常有代表性。一个是纳什为了缓解内在对失败的焦虑创造出的第一个幻想中的人物——葡萄牙室友查尔斯。查尔斯与纳什拘谨的个性完全相反,在纳什遭到打击,陷入焦虑和绝望之后出现,他不停地鼓励纳什,承认他是天才,自怜自苦的纳什无疑正需要这样的认可和鼓励。因此,幻觉的出现一方面预示着纳什的病症爆发,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也正是纳什无意识的自我治疗。查尔斯也无疑就是纳什本我意识的一种体现。纳什理性的控制下,一切发于自我的感情都通过查尔斯的举止来宣泄。纳什被捉弄时查尔斯骂人,纳什低落放弃时查尔斯不羁,纳什论文通过时查尔斯在门外欣喜若狂,等等一切,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个体构成了纳什的分裂性格,也是他精神分裂的原凶。
影片中纳什还出现了国防部官员帕彻的幻觉,这是由纳什的英雄情结产生,代表着罪恶的原型,他野蛮,粗暴,专横,破坏力十足。不能不说,纳什的这部分构想,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扯不开关系。普林斯顿大学里教授的关于苏联威胁论的讲解,两次出入五角大楼破译国家安全部拦截的苏联密码,英雄主义和精神分裂的双重作用构建出帕彻的原型。对于一个密码破译专家来说,发现并解决迷惑事件是他的职业病,纳什破译了密码,但却并未弄清这些不连贯词语代表的含义,人性中天生的好奇心,促使他构想一个神秘人物,他带纳什去探究,赋予纳什神奇的身份与权力。可以说,帕彻的出现,也是纳什本我的一种体现,是纳什英雄主义的原型。
至于那个小女孩玛休,她更可以被看作是纳什真实自我的投射:孤单,无助,楚楚可怜,需要别人的爱抚。卸下“天才”的人格面具后,纳什在本质上就是这样一个纯真又脆弱的大孩子。伟人们有越高的建树,就会越显得孤独无助。
于是,在这三个有纳什的真实自我构建出来的本我人物不停的纠缠中,纳什丧失了社会中的自我。理性和现实原则与精神分裂的纳什已相去甚远。这三个本我人物的鞭策,纳什近乎疯狂的研究符号学理论,纳什的成就,一方面也就是由这三个虚构人物的自我成就,但这种自我成就的背后,更加加深了纳什的精神分裂,矛盾激化到高潮。曾经一度在观看电影的时候,自己都分不清楚在这部影片中,哪些才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要怎样去区分接受自己眼睛看见的事物。《达芬奇密码》中有这样一句话:大脑只接受眼睛所选择的事物。或许,当纳什从所谓的情报杂志中去发现苏联的所谓情报时,拼凑的段落文字构成所谓的情报,也可以这样来解释吧。
故事中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当纳什沉浸在幻觉中已经分不清现实,分不清真假,被幻觉牢牢控制时,纳什一直拥有妻子艾丽莎的爱。当他在真与假中迷惘的时候,至少他知道艾丽莎的爱是真实的。正是这一点真实的情感让理智重新进入纳什的意识,艾丽莎的爱在纳什的无意识与意识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并最终成为了纳什康复的契机。正如在获得诺贝尔奖时的获奖感言中纳什的话:爱是一种特殊的感觉,是没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推断的。
电影总是把精神疾病逼到角落里去。把它表现得古怪、感人、可爱、滑稽、任性、悲惨或是不正当。在这里它就只是一种疾病,几乎要把生命耗尽,但对纳什和他的妻子来说,在他成为那些幸运者中的一员之前,他们仍然可能从崩溃的边缘挣扎出来。美丽心灵,正如纳什为国家的英雄主义,正如艾丽莎对纳什无限的爱,正是它们都拥有的美丽心灵,才能最终在精神分裂的悬崖上重归现实吧!当本我与自我在一生中战斗到激烈如此的时候,超我才得以实现;当本我与自我共同实现超我时,就是获得一生成就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