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招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弗莱德金的旧作《驱魔人》,对类似题材较为热衷的影迷还会把它拿来和前些年霍普金斯主演的那部《仪式》以及伊莱罗斯监制的那套如今已经烂尾的《最后一次驱魔》系列作比较,实际上,《招魂》更像是温哥过去作品拿手噱头的集合,《死寂》中的玩偶,《潜伏》中的邪宅,甚至是《电锯惊魂》的那种陈旧金属利器所带来的刺痛感都能在《招魂》中看到。电影笑傲北美影市,这其中有巧合的成分,《德州电锯杀人狂3D》成了笑话,《新鬼玩人》沦为番茄酱嘉年华,《人类清除计划》更像是动作片,《招魂》久违的阴森感自然受观众待见。但是,并不是说温哥的原地踏步质量乏善可陈,这起码比退步强。
  影片通过两件真实事件改编的虚构故事相互联系重叠来增加剧本的厚度,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单讲任何一个事件都会变成又一部《死寂》或者《潜伏》。维拉法梅加和帕特里克威尔森组成的平民版“穆德和斯卡琳”作为连接两个事件的桥梁成功地将观众的位置带到了驱魔者的角度,有关驱魔者艾德和沃伦两人的情感刻画也是过去恶灵电影中所很少涉及的,在这一点上《招魂》考虑得很周到,受诅咒者与驱魔者的双线兼顾使得观众得到了最全方位的视角,能够宏观看待整个故事。没有《灵动:鬼影实录》系列那么让人疲惫,《招魂》虽然在影像风格上也是极力向着真实靠拢,依赖的却不是把人晃晕的手提式伪实录摄影,而是在硬料上下了功夫,泛黄的画面营造了老照片的“念念不忘”,“回响”便也来了,虚实交替的案件回顾和情节进展以及神秘莫测的史料考据让电影有了一种纯纪录片的真诚感。与温哥上一部作品《潜伏》相比,《招魂》的铺垫有些漫长,虽然是为了细致的交代人物与线索,但是难免让人有些分神,结局的驱魔桥段堪称全片的高潮,好久没有看到如此酣畅淋漓的驱魔戏了,温哥凭借这场戏良好的场面调度已经彰显了自己与哗啦帮其他不务正业成员的不同,他真的是在锻炼自己,并且确实获得了成长和进步。
威尼斯官方网站,  可能是因为不是自己的好基友雷沃纳尔操刀剧本的缘故,《招魂》并未在结尾出现温哥过去作品所特有的情节逆转,也许如此有力量的情节设置很难和影片本身的纪实氛围相嫁接,但好在九月份还有二人重新联手的《潜伏2》,希望能一扫《招魂》的些许遗憾。可惜的是明年,没了揪心的恶灵,只有闹心的飙车。

文:OneMyRoad
  《招魂》是澳大利亚华裔导演温子仁的限制级惊悚新作,对于极少观看恐怖片的影迷来说,就算没看过几部恐怖片,他的代表作品《电锯惊魂》也应该有所耳闻。另外,《欢迎光临死亡小镇》、《非法制裁》和《潜伏》(又名《阴儿房》)也是他相当精彩的影片。
  温子仁这一华裔导演的大多数低成本电影制作都为恐怖电影,《电锯惊魂》的票房相当高,虽然预算只有120万美元,但美国地区的票房就超过5500万美元,全球票房也相当高。他擅长用剧情、细节等元素引导观众,将其带入到他精心设计的恐怖环境中,在他的影片当中,恐怖片的气氛营造并不是依靠直接的血浆和血腥元素来冲击观众的视线,而是通过剧情以及影片中的细节来层层深入,以使观众在精神上达到一种畅快的杀戮和变态的感觉。
  其实,恐怖片实际上是最贴近电影艺术特性的样式。当真实的事件与电影的虚构链接在一起时,影片有了一种独特的恐怖魅力:一方面,影片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另一方面,因为电影需要制造悬念,悬念使观众产生强烈的期待感,有时甚至会被导演牵着鼻子走,有时会猜到故事的发展,有时却会被绕得一头雾水,甚至完全猜错。导演温子仁就把观众带入到70年代的恐怖氛围当中,最后,猜错了故事发生的一系列动态发展。而说起悬念,希区柯克是首先发现了悬念对于电影语言的决定性意义,他对蒙太奇等的电影语言的探索,影响深远。不过,影片到最后有些虎头蛇尾,结尾处太草草了事,故事大团圆收场,从开始笼罩在房屋周围的阴霾消散,画面一片晴朗,而故事中的阴森洋娃娃却没派上用场,仅仅是没人打开便自个播放的八音盒让影片留下了些许恐怖的阴影。也就是说,温导演对《招魂》对处理只能是中规中矩,并没有《电锯惊魂》和《死寂》反转的情节设置,在拍完《阴儿房》(又名《潜伏》)的拍摄之后,在《招魂》中各种元素的运用对他来说早就驾轻就熟了。
  大多数欧美系的恐怖片剧情比较单调,主要以惊险的画面和震撼的音效为主,渲染血腥的场景,善于使用大量特效来营造恐怖血腥的画面。不过,华裔导演在这一方面有所改进,他加重了剧情的重要性,又吸纳了欧美恐怖片对于文化背景以及宗教色彩的优点。与此同时,《招魂》对于营造恐怖气氛不留余力,情节较为紧凑,层层推理,逻辑性较强,以一则真实的灵异事件为切入点,层层铺展,其刺激则往往来自于观众脑海中的想象,这种刺激,甚至在离开电影院很久之后,还挥散不去,这一风格类似于日系恐怖片的故事套路,也吸收了欧美系的画面制作和音乐搭配。而作为一名华裔导演,本身生于马来西亚的温子仁也吸收了东南亚恐怖片的精髓,该片中的“驱魔”、“招魂”等行为类似于泰国恐怖片中的蛊术。
  在《招魂》中,导演在影片的开头一直在渲染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霾感,不论是阴森的地下室,亦或是房外枯老的大树,这些画面都被一层浓郁的阴霾笼罩着。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无论是负责驱魔的艾德与洛琳夫妇,还是遭遇灵异事件的Perron一家都是真有其人。罗杰与卡罗琳两夫妇带着他们五个可爱美丽的女儿,搬到了位于罗德岛哈瑞斯维尔的一幢旧宅居住,就在这样一个古老的房屋内,离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了,而他们并不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灭顶之灾。可以这样说,导演并并没有故弄玄虚,也没有反转亦或一惊一乍,而是直截了当地告诉观众这一家人被恶灵附身,并且在被一步一步的蚕食。这正是导演的高明之处。相比较大陆的相关恐怖片,一味地为了惊悚、恐怖而制造噱头和铺垫,无非是想吓得观众一愣,然而却是得其反。影片中,导演用一种极尽真实的方式经行拍摄,黑暗和封闭空间(老宅、地下室)加之诡异的声效营造,使得原本就有的恐怖感更显真实,而在影片一开始,用大量的报纸信息构造的美国七十年代有关灵异事件的真实报道,让影片浓郁的复古气氛凸显。《招魂》并不是特别吓人,不过影片的气氛极为紧张,故事层层深入,环环相扣,让观众为影片中的一家人和驱魔人捏了一把冷汗。
  影片最后可谓全片的高潮点,当全家人逐渐被邪灵骚扰,无法脱身之后,驱魔师以一场惊险的驱魔仪式拯救全家于危难之中。其中,母亲被恶灵附身性命危在旦夕,但是凭着其对母爱的理解与领悟,他们战胜了恶魔。母爱战胜邪恶,这也与传说中那个杀子献祭的巫婆形成对比。影片的片名为“招魂”,而该片的英文名《The
Conjuring》真正的意思是“戏法”、“魔术”,与中国、东南亚地区的“招魂”这一神鬼仪式不太一样,其实影片主要跟“驱魔”有点关系,而且整个影片主要是在一个房间内进行的,还不如用台湾名“厉阴房”和香港名“诡屋惊凶实录”比较妥当。不过,观完影片,我们可以发现,影片在讲述这个真实恐怖故事的同时,仍不忘传递积极、正面的信念,那就是母爱至上。
  (影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否则后果自负,联系zhanglulu2013@foxmail.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